讀字閣 > 玄幻小說 > 靈劍恩仇錄 > 埋伏

    「一定要找到白師兄,邊界這邊截國來了不少人,這仗應該是要打起來了,我們現在一個人也不能少。」宋正綱心頭迷霧籠罩,不光光是他,整個出雲也是大霧瀰漫,在上一輩式微的情況下,年輕一代最傑出的白逸凡不知所蹤,北地截國在蟲谷集結,雖然還沒實際性的挑起紛爭,但是從愈發錯綜的馬蹄聲中聽得出來,截國人在湧入蟲谷。大廈將傾,出雲也可能不復存在。

    宋正綱,張若城,你們兩個去下山尋找白逸凡,其餘人集結起來各自準備與截國這一戰。

    「是三刃,據說三刃當年翻江倒海一般橫盪出雲,之後又莫名奇妙地心悅誠服,只聽說出雲不是要滅之際,他是絕不會插手出雲事務的。」張若城雖然是師弟但是他愛玩,闖南闖北,出雲的遺聞軼事都靈清的很,危禍將至,他倒是大大咧咧地沖二師兄宋正綱一笑,「放心吧師兄,我們出雲怎麼會死在截國人手下。」宋師兄是個黑臉中年漢子。素來言語不多,只管蒙頭執行交代的事情,眼下三刃都親自傳達,他自然是愁雲慘澹,背後紮好的鈍刀隱鋒斷線般摔將下來,「師兄別擔心了,我們能找到白師兄的。」「也許吧。」「我們先去蟲谷,那裏目前人員眾多,白師兄聽說了肯定也會來,要是被截國人抓住,自然也是先被押過去,這個是大可能性的,萬一白師兄沒被抓過去,我們告訴三刃,正式發兵蟲谷,這仗怕是真就打起來了,師兄只得我們兩個人冒險去一趟了。」

    「出發吧,師弟。」

    在張若城眼中這個宋師兄古板剛強,言語不多辦事利落妥帖,三刃選擇他和我搭檔,雖然他老人家不離出雲,倒對下一輩人連性格都知道的一清二楚,倒像是和我們朝夕相處的人一樣,不應該啊不應該。心裏犯着嘀咕,腳步也些些得緩了下來。

    「砰間」沉思間宋正綱的隱鋒豁然又倒在地上,一顆暗綠色的晶球割破了背劍的系帶,面對這樣直接的挑釁,宋正綱斷然抽出出雲門算是人見人怕的執法鈍器隱鋒大劍,揮動起來通體黑色,像某種生物體的甲殼一樣,奪取攻擊者的光芒。對面看樣子平平無奇,持的是一根點綠棍,倒是截國人習武初學者才使用的一方短棍,那晶球也應該是他練就出來的一種暗器,但是以這種初學者姿態來面對出雲年輕一輩的前幾高手,怕也是太瞧不起出雲了。

    短棍下躺着一個粗布衣裳的老農,滿臉蒙灰,頭髮散亂,臉上刻着棍印,不用多想都是受了黃臉漢子的一通棍打,哆嗦地在路邊磕頭討饒,見到出雲這兩位,滿目都有了神采,「宋大師,救、救命。」

    師弟,先去趕路找找大師兄,我了結他後也就過來了。宋正綱面無表情地拍了的師弟的肩膀,對眼前可能是截國來的探子視若無物,漆黑的眼,漆黑的劍。

    你當我是死人嗎!眼前的黃臉漢子能看清楚他喉頭動了一下,很明顯是壯了壯膽氣來威脅兩位的。

    他已經害怕了,張若城煩亂之際也拔出他的佩劍暉芒,這把劍劍芒收斂,出手悄寂無聲,劍鞘鑲着家傳符石或明或暗,所以人稱它叫暉芒,劍雖然與主人豪爽的性格倒是大相庭徑,但又或許是這差異讓劍與人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也只消那拔劍的一刻,二師兄宋正綱的隱鋒像一扇閉合的鐵門將黃臉漢子死死地按下去,眼看着那漢子的身體一絲絲剝離蒸發成一縷灰燼,和處理出雲過去的叛徒一樣,每個存在的痕跡都煙消雲散,出雲人見人怕也不是沒有道理的,這恐怖的破壞力任誰都不想品嘗。

    大伯你怎麼樣了,兩位果斷地去扶起諾諾作揖的大伯

    千毒之葬!大亂蛇陣!

    眼前的大爺突然動作敏捷了起來,自信地怒吼出咒語來,之前暗綠色的球體還只當是那個初學者的棍子使出來的招式,原來是這個大爺早有算計,不僅僅是剛剛的一個綠球,四周的腳底倒像是綠線牽織成有節

相關:無量地區 惡魔的咬痕:Kiss小甜心 沙瑪什的抗爭 仙武寰宇 
語言選擇